抗击疫情作文

  抗击疫情作文

  新年伊始,雪花飘落。今年的第一场雪刚刚降临,世界变成白茫茫的一片。

  我站在窗前,眺望着京城黎明的街头。这个时间,行人寥寥无几,只有一名环卫工人正费力地将雪从路上扫开。冷清的氛围萦绕着整个城市。指尖冰凉的触感不断地提醒着我这个冬天的寒冷。

  疫情封住了那个樱花烂漫的城市,却没能封住中国人的心。数以千计的医务工作者奔赴武汉,穿上厚重的防护服,戴起层层口罩,坚毅地同病毒不断抗争。他们是人群中的逆行者,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英雄。

  而在远离疫区的地方,就在我们身边,有一群人正在默默地守护我们的健康和生活。

  我的姑姑就是一名普通护士,她的工作是每天在医院门口为来往的病人测量体温。姑姑被安排的是夜班,每次都是太阳落山时出门,到太阳升起时才回来。同她作伴的只有皎皎明月和凛凛寒风。寒风总是那么犀利。尽管姑姑已经穿得严严实实,但风总能顺着袖口灌到她的衣服里面去,侵袭着她本就不太健朗的身体。但每次我向姑姑建议只上白班时,她都摆着手跟我说“没事没事,不要紧的”。可我分明看到,她双眼中清晰可见的红血丝和蜡黄的脸色,都在为她疲惫的身体表示抗议。

  姑姑的手总是冰凉的,但她的心总是火热的。她虽然没能冲上更为艰苦重要的一线,却用自己仅有的微薄之力守护着这座城市,坚守自己的岗位与职责,使我们能安全地坐在家中。

  像姑姑这样在后方默默工作着的人还有太多太多。他们可能不会像前线的英雄一样登上报纸新闻,被人们所称赞记住。他们力量有限,并非如日月一样耀眼,而只是像一支支纤细的蜡烛一样默默燃烧,哪怕正在风中飘摇。他们在城市的各处,在每一个角落发光发热。

  指尖渐渐恢复了温度。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火红的圆日缓缓升起。地上的冰雪渐渐融化,一棵刚生发出来的小芽苗若隐若现。清新湿润的空气给整个京城带来了新的生机。春天将会如期到达,阳光将会普照大地。而我希望每个人都不要忘了他们——那些后方的工作者,曾在角落里默默发光。

  己亥之末,庚子之初。凛冬的寒意把江城“晴川历历,芳草萎萎”的柔然冻结成了静默。往日繁喧的街道,转移成了方寸屏幕间的种种舆论,人与人,城与城,似乎筑成了一道无形的高墙。

  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打乱了年的阵脚。随之而来的社会焦虑,使二零二零年的开端,显得不尽人意。冬日漫漫,难以让人窥得见尽头。

  则有甚至呼:择日春将至!

  在党中央“打好疫情阻击战”的指导下,大批医护人员带着热血与对生命的虔诚奔赴九省通衢,以白衣作铁甲,以勇气化金戈,携着“国有战,召必回,战必胜”的信念向战场逆行,学前辈的模样,与死神搏斗。

  因为疫情迅速的蔓延,造成民众的恐慌。云南省彝良县文联主席甚至写出一首诗,他这首《仰望天空》写道“阻止了一个地上的湖北佬

  ”以及借九头鸟比喻湖北人民。这首诗表达的是人们对湖北人民的恐慌及人们战战兢兢唯恐自身不幸感染的自我心理。我们因此诗显出怯弱,面对如此情形,我们不应该恐慌害怕,应对重疫区人民一视同仁,携同共进。当地政府对滞留在外湖北人民进行科学防疫。

  疫情当下,我们举全国之力,上下一心,团结抗疫。正如《说苑·杂言》中所言:“麋鹿成群,虎豹避之;飞鸟成列,麝鹫不击;众人成聚,圣人不犯”。我们渺小,小如散落是河的尘埃,我们宏大;因为我们之汇聚凝结,便是一个中华!

  疫情面前,固然有人性之劣根显露,固然有消极之态,但勇者无惧。相隔远洋之友邦鼎力相助,贡献力量!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意思是我们不在同一个地方,未享同一片山川,但我们抛头时,看到的是同一轮明月。此句最初是唐代

  的一句偈语。视为中日交流的记载,日本长臣亲王在送大唐的千件袈裟上偈语:“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鉴真大师被打动,东渡弘法。

  一千多年后的今天,这种情怀仍感动着我们。日本汉语水平考试事务所捐献湖北2万口罩和一批

  红外体温计物资外包装上便写着这句话。巴基斯坦现在经历严重蝗灾,仍东拼西凑,从全国搜集了30万枚医用口罩,8000多防护服,6800双手套近来中国。

  我们共处一个世界,互相依存,休威与共,即使不见彼此,但总能远隔山海,握紧彼此的手。善举和关怀,在任何时代都闪烁着璀璨光辉。

  只要春天不死,就会有迎春的花年年岁岁绽放。立春已至,愿煦暖春风,又送早樱绽枝头,惟光亮与希望驻我泱泱中华!